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热透新闻 >

热透新闻

小说:为保性命,太子之子认怂叫武安侯世子叫爹,他居

发布日期:2020-09-18 03:4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李修瑾一噎,小心脏一顿,失策失策,忘了这里是青楼。

自他对沐妍卿上了心,其他女人根本入不了他的眼,想没想就把那个通房赏给了斧头,乐得斧头当晚做了新郎。

早上陆仲杨还想找梅氏,被梅氏想礼佛静修给打发了,陆仲杨气得找不到人发火,就一个人跑到情钗楼喝闷酒。

他看着陆仲杨认真的表情,心肝一颤,忽然他的小脑袋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,灵光乍现,不会吧,不会吧,他红着脸叫了声:“爹!”

陆仲杨忽然意识到不对,他放下酒盏,奇怪道,“这里是青楼,你娘是女伎?”

李修瑾这下真哭了,揉揉小泪睛,委屈坏了,“我娘是沐妍卿。”

“斧头,把这小子带下去审问,敢骗到爷头上!”

呸呸呸,谁是小李子,李修瑾撇撇嘴,出去叫伙计上茶。

凉州平凌县距离玉门大关玉恒、狐孤两个县,外通西域,南通京兆府,右通太原,乃凉州商道的重要枢纽,南来北往,商队往来频繁,经济繁荣异常,又称“小长安”。

李修瑾刚出过道,就看见武安侯世子一个人在喝闷酒,小眼珠子一转,计上心头。

“没想到你还是个话唠小学究,自跟着我进这千金楼,你都抱怨几遍了。”沐妍卿拿着折扇往李修瑾脑袋上一敲,道:“人生得意须尽欢。别被条条框框给圈住。也不知是谁巴巴求着要跟着我的。”

“成何体统!女子的德容工言呢!”李修瑾一脸苦大仇深,见不得沐妍卿如此放滥形骸,抱怨道,

他刚叫完一壶酒,一个矮冬瓜就跑了过来要找娘。

陆仲杨正为纳妾的事情烦着,昨天他告诉他娘想纳妾,以梅氏的昏厥不了了之,当晚他就被安排了一个通房。

李修瑾眉头挤在一起,懵了,哪句啊。

青楼鱼龙混杂,却是个打听消息的好地方。

“不对,上一句!”陆仲杨摇摇头,一脸肃容道,一肖平特图全年图纸记录123

同样此处青楼盛行,情钗楼乃个中翘楚,情钗楼打出“花魁不下世家女”的名声,一下闻名靖朝,若有文人至平凌,则必到情钗楼做诗填赋。

“别呀,别呀。”李修瑾两条小短腿悬空,泪眼生珠,眼看就要被提溜出去,他慌忙急叫,“爹,我娘是沐妍卿。”

看李修瑾的表情就知道这小子是骗子,陆仲杨一招手,斧头立马出现,拎起了李修瑾的后领。

“沐妍卿?慢着。”陆仲杨让斧头放下李修瑾,问道,“你说什么?”

李修瑾摸着脑袋,心道,要不是那天在南风馆看到你跟武安侯世子看起来那么熟,我才不跟着你呢。

李修瑾从腰边的小挎袋里抽出一条素巾,朝眼睛一抹,他的两眼瞬间红了,他颠颠跑过去,拉拉路仲杨的衣摆,哭道,“哥哥,呜呜呜,你能帮我找娘吗?”

“小李子,快让人上茶!”沐妍卿闭眼听词,吩咐道。

沐妍卿还是对县丞私扣的粮食虎视眈眈,过了几日才带着秦一重返情钗楼打探那晚来宾的身份,从其他人入手找到粮食藏匿处。

“嫩日舒晴,韶光艳,碧天新霁,正桃腮半吐,莺声初啭。”

“对了。找你娘去。”陆仲杨抄起李修瑾的小身板,托着李修瑾的屁股蛋子,问道,“告诉我你娘在哪?”

花楼包厢里,沐妍卿身着男性长衫,摇头晃脑,惬意地斜躺在床塌上,握着折扇不自觉打起拍子,合着女伎的艳词哼唱。